越千山

【亮瑜】凉风半夏(400fo点文)

远书籍北:

 @蘋果瑜 百瑜的点文!


没有写出他们两个的万分之一好


*娱乐圈乐队paro 双歌手


*两人已经开始交往的设定


 接受以上?↓


 


 


【小池塘清露踏涟漪一圈一圈泛起


那眷恋依旧被微风凋零】


 


空调强劲的风力也阻止不了夏天的炎热。




观众疯狂的呐喊声被阻拦在门外,周瑜和诸葛亮在保安的护送下匆匆跑回了后台,时不时传来沉闷急促的敲门声,但二人早就无心理会。




周瑜脱下外套,崭新的白色T恤已经被汗水完全透湿,顺着白皙的脖颈流下。




他高高地束起长发舒了一口气,猛灌了一口矿泉水,迫不及待地回眸对着身后的诸葛亮说道:“孔明,排名评价怎么样?以前走的是民谣风格,这次好不容易尝试了一下摇滚风,人气应该不会太低。”




诸葛亮不动声色地收回停在他身上的目光,坐下来解锁手机,翻看着自己的博客首页,良久抬起头冁然笑了起来,眼中尽显得意之色:“恭喜你,目前咱们乐队占据人气榜,拉出第二名八十万票。只是……”




“什么?”周瑜跑过去挤到他旁边,诸葛亮将屏幕凑到他面前,略有些刺眼的金牌银牌标志出现在周瑜眼前。




“你又是单人榜第二名。打赌输掉了喔,满足我一个愿望。”诸葛亮眯起湖蓝色的眼眸,掠过一丝狡黠,“去喝一杯吗?——当然是你请客。”


 


 


 


 


【落雨声嘀嗒嘀嗒 回荡着轻声细语


犹如你唯美叹息那么动听】


 


收拾好东西再提着大包小包出来,已经是黄昏了。




突然降临的细密的小雨洗刷了朔方夏日的炎热。路上的行人寥寥无几,两人干脆摘掉了太阳镜,以免看起来更加奇怪。诸葛亮收了伞挤进了周瑜的伞下,引来后者一阵不满。




“反正你带了帽子,不打伞给我滚出去淋雨。”




“有什么大不了的——”诸葛亮笑着勾住周瑜的肩膀,另一只手戳了戳别在他头上的小骷髅发饰,拖长了音调凑近他耳边,“啊,我记得你说过,我给你的这个发卡太丑了,你不想带来着?”




“头发太长了,偶尔想起来别一下。”周瑜冷哼一声别过头去,只是在昏暗的天幕下有些微红的耳尖出卖了他。




诸葛亮无言,只是轻轻笑了笑,没有戳破他拙劣的谎言。




车水马龙与繁华的五陵金市全被两人远远地甩在身后,世上只剩下细雨轻轻敲击在沥青路上发出的声响,打湿了周瑜的发梢。




一阵清脆的铜铃声随着诸葛亮和周瑜的进入湮没在嘈杂的人声中。




酒吧破旧的招牌在昏黄的灯光下显得格外幽静和苍凉。两人慢慢顺着生锈的铁栏杆一路走到地下,周瑜略有些单薄的身影就马上被挤入熙熙攘攘的人群。




诸葛亮拉住他的手臂,把周瑜拽回自己的身边,压低了帽檐沉声道:“别离开我身边,危险。”




“我又不是小孩子——”




周瑜回首瞪了他一眼,却看见那双写满担忧的湖蓝色眼眸,哑了哑又把刚到嘴边的话咽了回去,垂下头撅起嘴,小声嗫嚅道:“好吧好吧,我知道了。”




诸葛亮见此,眼中不禁盈满了笑意,轻咳了两声顺理成章地牵住周瑜的手,拉着他同人群的方向逆流而行。暧昧的灯光模糊了诸葛亮的背影,周瑜眯起眼睛,想再去寻他那双静如秋水的双眼。




“那以后也不要离开我了。”


 




 


 


【城外湿呀沥沥 满地的呢喃细语


我发现身边的你 漠然回避】


 




“这是——怎么回事?”老板愤怒地将一沓报纸摔倒桌子上,镜片后的鹰目在诸葛亮和周瑜的身上来回扫动。一时间办公室里只剩下风扇转动发出的聒噪声音。




诸葛亮微微颔首,走到桌前拿起那一沓报纸。黑白分明的标题和字眼略有些刺痛了他的眼睛。


 


【知名乐队双主唱疑似已公开恋情?】


 


下面带上了两人最新一期演唱会的现场照。诸葛亮握着周瑜的手举了起来,似乎确实是很亲密的样子。




“可是场外明确说了不准拍照和摄像……况且这个是动作安排,本来就不是我们的错啊。”周瑜迟疑了半晌,提高了声调蹙眉道。




老板剑眉倒竖,眉宇间显出几分怒气,站起身来一字一顿咬牙道:“普通人是不会注意这些的。他们只会在乎,你,和你——”他指了指周瑜,又点了点诸葛亮,“恋人,而且还是同性!公司和乐队的名声会在你们两个手里毁于一旦!”




他深吸了一口气,重新坐下,点燃一支烟斗转过扶椅,沉声道:“你们看着办吧,十天,若是还没有解决的话,我相信你们知道怎么办。”


 






咔哒一声,厚重的板门关合,在空荡的走廊里显得格外清晰。周瑜站在楼道里,垂眸抿紧了唇。




诸葛亮掩好大门,转圜过身,略有些担忧地看向他。两人沉默了良久,诸葛亮走过去轻轻拍了拍周瑜的肩膀,宽慰道:“总是会有办法的,是不是?大不了咱们一起想办法……”




“你明明知道不会有。不管是不是真的,舆论和辩驳哪一个力量更大,你应该比我还要清楚。”周瑜闭上眼睛摇了摇头,一缕墨发垂下来遮住他的眼睫,使诸葛亮看不到他的表情。




诸葛亮攥紧双拳,但依旧颤声尝试说动周瑜:“是,我知道。可是我们已经经历过那么多风风雨雨,你难道还会在意别人的眼光?难道……”




他倏然停止,发现周瑜垂眸咬紧了下唇,蹲下身来,身体有些颤抖,眼眶微微发红。




“对不起,别再说了……求你……”


 


【恋人,而且还是同性!公司和乐队的名声会在你们两个手里毁于一旦!】


 


诸葛亮哑了哑,后退了两步。周瑜抓住自己的头发摇了摇头,将头埋进臂弯里闷声哽咽道:“求求你,诸葛亮……我已经受够了,为了这个乐队,为了隐瞒这个关系……”




他忘记了周瑜重复了多少次“对不起”,也不知道自己究竟怔忡了多长时间。回过神来的时候,他已经冲出大厦跑进雨中,碎发贴在耳边冰凉的触感一遍又一遍地刺激着诸葛亮的理智。




——其实,周瑜也是很痛苦的吧。




他蹲下身,紧紧地咬住袖子,雨水和清泪混杂在一起没入漆黑无尽的冗长黑夜。


 


 




 


【一曲轻描淡写勾勒尽是我的呼吸


山穷水绝处回眸一遍你】


 


“……好的,把这个项目也推了吧。”周瑜窝在被子里闷声回答着经纪人的追问,嗓音还有些沙哑,“别担心我,没事,真没事……谢谢你,乔婉。”




他挂断了电话。开到最低温度的空调制冷冻得周瑜裹紧了棉被,哆哆嗦嗦地伸出一只手打开电视,漫无目的地调着频道,满眼放去依旧满屏都是他与诸葛亮的绯闻爆料。




周瑜想过很多。最有可能的始作俑者就是编舞者和他所熟悉的人——或许是出于妒忌;也或许毫无征兆,只是单纯想让乐队身败名裂;也或许是他的家人。




告诉父母出柜消息的那个晚上,周瑜在家族祠堂前整整跪了一夜,父亲气得摔东西,惊动了街坊四邻来劝阻,母亲只是坐在房间里低声啜泣,没有人在意他的感受。




包括诸葛亮。那天晚上,他正在应酬。




一个个频道在周瑜眼前一一闪过,蓝色的荧光微微刺痛了他的双眼。




“啊……嗯,是的,现在是正在热议我和公瑾的事情。”




周瑜倏然抬起头,倒回几个频道,诸葛亮谈笑风生的样子正出现在屏幕中央。




原来他还在坚持接工作啊。




不知为什么,他的心里有点失望,也有一些庆幸。




主持人像捡到了大新闻一样,不依不饶地问道:“那到底是怎么回事呢?这件事是不是真的……”




诸葛亮抬了抬手,示意沸腾的观众安静下来。良久轻轻一笑道:“谢谢大家理解。公司让我们解决这些事情,我知道公瑾不适合做这样的事情,所以我今天打算在这里稍作解释。”




他顿了顿,深吸一口气正色道:“是的。我们两个是恋人。”




“其实DICO出道之前我就认识周瑜了,但交往还是后来的事情。我知道公瑾家对于这样的事情持有反对意见,导致他的压力比谁都要大。我很理解,庆幸的是我们还有一个通情达理的经纪人小姐,是她一直支持着我们走到今天。”




“我和公瑾的脾气都有点倔,所以我挺佩服他能一直忍我忍到今天。有时候我磨编曲作词一下就是三四天,他也什么都不说,尽管他其实是个很骄傲的人,骄傲到有点傻,从来都藏着掖着怕我担心。所以如果他在看我的节目,我想跟他说一句话。”




“正是因为这样,我才喜欢上了这个人。无论以后的结局如何,现在,我因为认识DICO乐队、认识周公瑾而感到无比幸运。”




刹那间掌声雷动。诸葛亮微微颔首,不知道是偶然还是无意,他弯起眉眼,眸中冰蓝色的浮光熠熠闪烁,朝着电视前的周瑜轻轻一笑。




 


 


细密的疏雨洗刷着灰暗的城市。周瑜只捎上了墨镜,连伞都没有拿匆匆地往外跑。渐渐地体力不支,他踉跄着往前走几步,不小心绊倒在了路沿上,疼得倒抽了一口凉气。




“……公瑾?”




一辆黑色的长车停在他身旁,诸葛亮打开车门急匆匆地冲下来,撑开雨伞挪到他头上,微微蹙眉道:“你这是要去哪?你怎么记性这么差……忘带雨伞了?”




“不是不是。”周瑜在他的搀扶下一瘸一拐地站起来,一把糊掉脸上的雨水,揪住诸葛亮的衣领勉强踮起脚就要吻过去。




“哎哎哎等等你要干什么?突然这么热烈受不住啊。”诸葛亮推开他的肩膀,像看病人一样的眼神狐疑地凝视着周瑜。




“谁刚才在节目上真情表白来着?别以为我不知道。”周瑜倔强地拽住他的领带,将诸葛亮拉低了一些,在他的耳根处落下一个蜻蜓点水般的轻吻。




“这是我的回答。”


end



评论

热度(1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