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千山

【双唐】diary

阳四岁:


现代设定
修改了一下发lof
26字母的微小说
是【过去】的自己遇到【现在】的自己的同居生活
祝食用愉快!
————————————————————
A——amazing
世界上最奇妙的事情,大概就是遇到自己了吧。
唐淮看着在旁边睡个半死的【自己】,举起一只手抽了自己一巴掌。
嗯,不是做梦。
B——boom
物管接到唐淮家邻居的投诉,他们说唐淮家好像进贼了,一大早起来就听到唐淮在尖叫。
C——change
虽然唐淮暂时还是不能接受家里多了个人,尤其还是过去的自己,但是总不能让自己在外面独自流浪吧?说不定刚出门就被车撞死,死了以后估计就——
呸,大吉大利。
总之,家里的储备粮是双人份的,备用手提也拿出来给另一个自己用了,幸好自己的身材没怎么太大变化,另一个他穿现在的衣服还是可以的。
另一个自己倒是入乡随俗没有什么太大的反应,唐淮看着穿着自己衣服,一模一样的自己站在面前,突然笑了出来。
“你好唐燕,我是唐淮。”
D——DJ
唐淮是一个夜店DJ。
其实他本来不是干这行,但自从把名字从唐燕改成唐淮后,就一直赖在这行不动了。
据他本人的说法,说这能让他放松一下,毕竟夜店这种地方,纸醉金迷得很,一杯酒就能让你快活逍遥忘记时间,说不定还能因此治好他的抑郁症。
当然,唐燕并不知道这件事情。
“是啊,除了天天在黑店工作容易被警察抓以外都挺好的。”
某位阳姓警官这么说道。
E——eager
“我希望明天能吃到叉烧饭。”唐燕看着面前的黑暗料理,不满的对着唐淮说。
“我希望明天你就消失,这样就不会有人在我旁边叨叨他要吃叉烧饭,”唐淮看着杂志,头也不回的说道,“爱吃吃,不吃就算了。”
F——flu
“看来是流行性感冒,不大要紧,注意补充营养注意休息就好。”
医生吩咐唐淮,而在留着鼻涕的唐燕则在一边看着热闹。
冷水是个好东西,至少唐燕因此吃到附近烧腊店的叉烧鸡肉饭。
G——game
毕竟是自己,打起游戏来手法怎么会差呢?
唐淮看着插旗五五开的胜率自言自语。
H——habit
虽然是同一个自己,但是在习惯方面完全不同。
要不是再见到唐燕,唐淮都快忘了以前的自己是怎样生活了。
准时的作息,生活起居完虐现在这个邋遢的自己。
真的啥都好,除了那个习惯。
年轻真好。
唐淮这么想着,无视在旁边吵闹些要吃宵夜的唐燕,开了罐啤酒。
I——insist
我坚持的事情应该是正确的。
应该…是正确的。
害怕被唐燕知道真相的唐淮再一次地在睡梦被惊醒,流着冷汗这么安慰自己。
J——job
“王八蛋,你敢不敢找个正规的酒吧去打碟啊!”某位姓阳的警官揉着太阳穴瞪着唐淮,“出事就抱我大腿有意思么!”
“有意思。”
真抱着阳警官大腿的唐淮这么说道。
K——key
“我去新配了条钥匙,喏,接着。”
唐淮随手抛了条钥匙到唐燕那边。
“干嘛给我配钥匙,”唐燕接住钥匙后瞥了唐淮一眼,“我不是不能出门么?”
“知道你想去找他,去吧,”唐淮拿着啤酒转身走进厨房,“当然记得回家,还有不要被人当尾随狂抓起来就行。”
L——letter
唐淮邻居又向物管投诉了。
他们说里面好像有人打架。
房子里面的确有人在打架,唐淮穿着大裤衩子,正准备享受工作后暂时的补眠期,结果被唐燕揪着衣服从床上拉了下来。
手上还拿着一把水果刀。
“我的信在哪?!”唐燕双眼赤红盯着唐淮,拿着水果刀抵着他的脖子,可唐淮却只是挠了挠头发。
“今天早上回家顺手把它扔垃圾桶了。”唐淮不满的看着唐燕,“这破信值得你这样么?”
“…操你妈!”
伴着一声咒骂门被狠狠的关上,而唐淮躺在地上,看着一片狼藉的房子长叹了口气。
其实那几封信被他直接扔天然气灶烧了,至于扔垃圾桶那是他撒谎骗唐燕的,估计知道真相后的他真的会把自己给杀了。
可是就算冒着这种风险,这种感情他也不需要,不管是现在的自己,还是以前的自己,都不需要。
这么想着的唐淮用手遮住眼,在地板上昏昏沉沉的睡着了。
M——memory——medicine
唐淮做了个梦。
这个梦掺杂着记忆,无数的场景重现,消失后又重新组合成一段新的回忆。
“妈的。”
唐淮看着这些记忆,一脚把其中一个踢得支离破碎,“早知道就不加重药剂量了。”
————
唐燕回来的时候看到唐淮直接睡在地上。
虽然还没有原谅他,但那毕竟是自己,这么折磨自己他也过意不去,所以他还是决定走近准备把唐淮扶起,却看到他在流泪。
没有声音没有动作,他只是在安静的流泪,倒在地上的药瓶还掉出几片药。
唐燕拿起药瓶。
“…抑郁症?”
N——new
“这是……”
“商业街里面一家手工小店做的信纸信封,送给你了。”
扭头没有去看唐燕惊讶的表情,唐淮喝了口啤酒掩饰自己的尴尬。
“就当是……给自己一个新的开始吧。”
唐淮用唐燕听不到的音量小声说。
O——OK
“今天要是能上2300,我就请你吃红烧鸡腿饭。”
“好啊,我还要一份草莓奶盖。”
“成交。”
——来自两个大老爷们在游戏中的私聊。
P——panda
唐燕趁唐淮不注意的时候马上上了某宝订了个2米长的滚滚抱枕。
Q——quiet
三点下班回来,经过客厅都要像做贼那样。
——来自不敢吵醒唐燕的唐淮。
R——random
中午吃完饭后看电视,唐燕注意到唐淮的视线一直落在自己身上。
“怎么?我长得比你帅你嫉妒?”唐燕挑眉。
“滚,没什么。”唐淮抬脚踹了下唐燕,“只不过不知道要不要告诉你,我把你新买的裤子洗染色了。”
“卧槽你妹啊?!”
“没办法,哥就是这么任性。”
S——secret
“最近病况好了很多。”医生翻阅唐淮的病历,“看起来比较稳定了,最近生活应该不错吧。”
“还好,”唐淮盯着医生的眼睛,“我大概……多久会好?”
“这个嘛…还是得看你自己了,毕竟你的抑郁症不是天生的,”医生意味深长的看着他,“解铃还须系铃人啊。”
“是么……谢谢医生。”
唐淮拿回病历本,从房间走出来的时候看到乔装打扮的唐燕居然靠在门口旁边等着自己出来。
“你怎么出来了。”唐淮也不慌,先把病历本收回袋子里面,“家里蹲居然出来了?还是出来找我,这可真稀奇。”
“我说,”听着就感到不愉快的声音从唐燕嘴里发出,“你还想瞒着我多久?”
“我瞒你?……”
“别装了,你那次睡在地上的时候药瓶掉地上了,抑郁症对么?”
唐燕打断唐淮的话,从伪装中的墨镜中透出他愤怒的神情。
“我可是你啊!我们两个之间都还有秘密么!”唐燕直接吼了出来,无视了旁边看热闹的病人,“难道说……你连自己都要骗么?”
唐淮忽然明白医生的话。
“…对不起,”他拿出病历本递给唐淮,“你说得对,我们之间没有秘密。”
这会轮到唐燕怔住了。
然而唐淮只是拍了拍他肩膀,对他笑了下带着他走,“走,我们去吃饭,要去哪吃你说。”
T——time
这是唐淮最幸福的半年。
U——unable
“虽然是这样,但是我还是喜欢他,对不起。”
“没关系,这也是你我不能控制的事情。只能错在我们两个都太懦弱了,不敢面对现实。”
V——vain
唐淮输了。
他工作完回来,正跟往常那样蹑手蹑脚的进房间,却发现沙发上只有一只巨大的滚滚抱枕,而它的主人唐燕却不知道去哪了。
唐淮没有睡觉等了他一天,从拂晓到黄昏,唐燕也没有回来。
他出去找了各种自己可能会去的地方,没有。
唐燕跟他半年前一样,莫名其妙地出现,又莫名其妙地消失了。
他回到家,没有看到唐燕懒洋洋的躺在客厅嚷嚷着要喝奶茶,没有看到他在玩游戏,只留下一个干净的客厅。
唐淮看遍了所有的房间。
到处都留下了唐燕的痕迹,他自己上网买的衣服还在阳台晾着,冰箱里面还有他吃剩的肉干。客厅还有他看的书,书签夹在第256页……
可他就这么消失了。
唐淮忽然跟发了疯地找他留下的信息,他不信唐燕就这么莫名其妙的就消失了,整个家被搅得天翻地覆。
可是没有,除了他写给那个人的信之外,什么都没有。
这是第一次,唐淮被自己打败了。
如此惨烈,以至于他坐在地上哽咽着流着泪,像个小孩子一样。
W——wake
唐燕睡到十二点的时候惊醒了。
他有一种强烈的预感,他要离开这里回到过去的世界了。
随着时间的推移,他的身体就不断透明化警示着他。
可他还没有跟唐淮告别。他要是看到自己不在了,抑郁症估计会变回原样吧。
透明的速度非常快,等到唐燕匆忙开了笔记本电脑的时候,腰部以下都已经透明了。
明明还有那么多话想跟他说。
“该死的。”
唐淮咒骂了一句,他想告诉他要好好睡觉,要好好吃饭,不要把家里搞得跟狗窝那样,定时晾晒被子,给滚滚洗一洗,要学会自己做饭,最好换份工作要不然小心猝死……他要告诉好多东西。
可是来不及了。
他匆忙地打开了文档敲了几句话。
“这就够了。”
唐燕把文档保存到桌面,透过镜子看着快完全透明化的自己,突然笑了出来。
“那个家伙应该会看到的吧。”
————
【对不起。】
【请加油。】
【我爱你,所以——】
【请醒来吧,活在没有我的世界里。】
X——
最后的最后,在虚无中的唐燕忽然想起一段话。
“我和你,本应该是毫无交集的线,但是我们的轨迹却如同字母x,所以才会有这次奇迹般的相遇,也注定我们黯淡的别离。”
Y——yourself
【两年后】
“你的抑郁症好了?”
很久不见的阳警官突然来到唐淮的咖啡馆做客,当然,她不是来喝咖啡的,只是看下唐淮。
“差不多吧,我还以为你是来收税的。”
唐淮正给咖啡拉花,他新开一家咖啡馆,还有很多事情在起步,万幸的是现在的生意还不错,虽然没打碟赚的轻松,但是作息正常很多。
这也是唐燕希望的。
“我跟你认识这么久,你就不点杯东西捧捧场?”唐淮看向阳警官,“特制卡布奇诺,一点都不苦,试下么?”
“要是以前的你看到现在的你,应该会很开心的。”阳警官看着杂志,忽然冒出这么一句。
“是么?”
唐淮顿了一下。
“我也这么觉得。”
Z——zero
这是咖啡馆的名字,代表着结束,也象征着开始。
咖啡馆虽然店面很小,但是胜在物美价廉,倒也有不错的生意。
里面的咖啡拉花挺特别,据说是老板研究了很久才学会的图案。一只巨大的滚滚,旁边睡着两个人,在小小的咖啡杯里面能弄出这样的图案也算是一绝了。
有学生趁着自己年轻胆大,跑去问老板这图案什么意思,可老板也只会笑了笑不做回答。
他在等那一天,滚滚旁边的那个人会来到他的咖啡馆,看也不看菜单就直接要杯奶茶,然后冲他傻笑,这时候他应该会说他是一个吃白食的家伙,不过也应该是笑着的。
至少这一天,唐淮仍在希冀着。
—fin—

评论

热度(6)

  1. 越千山甘いもの食べたい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