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千山

【枪酒】如何撩到心上人 (马可波罗视角)

夜且歌听雨:

呜呜呜这篇真的超暖啊! ! 满足了我对这两人恋爱相处模式的脑补呜呜呜😭😭😭


苏皖溪:



有肉渣.
傻白甜.




说实话,在中国的时候我才真切体会到什么叫作一见钟情。




在这之前我都认为那是低俗的言情小说里才会出现的词语,往往是作者找不到词汇来形容另一个主角的美貌才拉出来充数的那一类。




我的意思也就是这个,李白他长得really好看。




遇见他的第一天雾蒙蒙的,然而这不影响我游览贵国的大好心情。(尽管我是有一些心疼一天的住宿费想要快点回国,但那个不是重点。)




隔着半条街的PM2.5我就看见了他,他的栗色头发像在英国见到的一种猫的毛,让我有一种想撸猫的冲动。然后我真的这么干了。




当我的手在他的头上方停住的时候,世界都仿佛安静了。你们可以设想一下一个精神病人握着一把刀子朝一个杀手说,我可以试着朝你砍一刀吗?他的眼神和那个杀手是差不多的。




我一卡一卡地收回了手装作打招呼的样子,尴尬地咧嘴笑:“Yeah.”他挑眉。我当时觉得丘比特朝着我的心窝射了一箭,脑子一下就乱炸了,第一次真切的体会到了兵荒马乱的感觉。半分钟后我找回了失去的语言能力,憋出来一句:“Could I know your name?”




话音刚落,我超想找个地洞跳下去。你们永远无法体会这种一个年轻有为的把妹高手在同性面前翻车的感受。




他愣了愣,估计是在理解我刚才说了什么。俗话说,距离是恋爱最大的障碍。但我想,这里最大的障碍是语言。




最后我补充道:“你好。”




糟糕的开头并不代表有一个尴尬的结尾。我这人没什么特别的地方,如果脸厚算的话。李白他第二点吸引我的地方就是人异于常人的善良。有点没智商的那种。




我当时跟他解释,我是流落他乡的外国人,暂时没钱回国了,可以借宿吗的时候,他非常耿直的从兜里掏出一把银票塞我手里。我不禁怀疑他小时候是不是被人拿一根棒棒糖就可以骗走。




在很大的雾气里,我们俩活像讨价还价的摊贩,他拗不过我,结果我还是跟握着一把银票的他回了家。




凑合着过了一阵子,我发现他在中国算个不大不小的诗人,分分钟收入上万迷妹用平方米来讲的那种。但他还是单身。我开始思考我算不算倒插门,想着就跟他讲了。李白正在创作,文思泉涌,根本没空理我。我发现他的侧脸被阳光照着弧度刚刚好,碎发也闪了一圈金边。看得入神了,他忽然转过头来对我一本正经的说:“李某是男的。”




他好像误会了我的重点,但不影响我开心。我应该是笑的非常没品的,捂着肚子笑,差点从竹椅上滚下来,因为以前泡过的妞没有一个像他这么可爱过,上气不接下气地哈哈哈,想着是不是上帝眷顾我让我遇见了他。人有那么一点膨胀的时候,突然有一点喜欢那些言情小说了。




我边笑边说:“你知道吗,你的头发很像棕色短毛猫诶。”他终于停下了笔正眼看我,他问那是什么。我双手比划道:“国外一种非常可爱的生物,粘人,但是有脾气。”他若有所思地点点头,我揉了揉鼻子补充:“像你。”他的双颊有点飞红,想了想反驳我的话,结果几分钟后也没想出来,又埋下头去接着写。




从那以后他就有了对猫浓厚的兴趣,有空我俩就躺在双人椅上,我跟他扯我在世界各地的游览经历(当然略去了勾搭女人的部分),添油加醋地讲,成功引起了他对国外一切事物的兴趣。趁热打铁我发出了一起环游世界的邀请,他眨了眨眼睛,没同意也没拒绝。于是我个人默认他是赞同的。




同时作为我扩大他视野的报酬,他也教我认字写字。大多数的时候我是看不懂他写的诗的,但我觉得他的字非常的好看,问他我可不可以带走收藏,他脸上一闪而过了受宠若惊的神情,点点头。




我非常喜欢那段日子,感觉二人世界这样下去直到世界的尽头都没问题。




李白非常喜欢喝酒我是在寄宿头两天就见识了的,一个两百多平米的房子,酒坛子就占了一半。我有点担心他这样会不会酒精中毒,他挥挥手说:“李某喝酒已经成性改不掉了,不让喝才难受。”作为男人我理解他,点点头,由着没管。况且他的酒量好到令人发指,外面传的他醉酒后诗性大发完全是谣言,他自己说过越喝越精神,平时没怎么看清的真相全懂了,懂了自然就有了灵感。说的时候他眼睛亮晶晶的,哪里有丝毫的醉意。




有次他的诗受到了圣上的好评,说是要立金匾挂在皇宫里,他走路都有点飘。那天晚上他抱出了藏在偏房里头最大的酒坛,说是陈年桃花酿,从上上朝某帝王坟墓里挖出来的,一直舍不得喝,今晚我们俩来尝尝?我自然对这酒的来历没兴趣,在意大利我都只喝葡萄酒的,高粱酿的没碰过更别说桃花了。让我有兴趣的是主语,我们俩。我一百八十度地点头,比他本人还要飘。




我比较遗憾的是我没能记住我俩拼酒的过程,说了很多大多都忘了。几杯下肚,我就不胜酒力了,晕晕乎乎地看着李白,一个看成俩,他湛蓝的眸子旋转着好像要把我吸进去——我本人是非常乐意的。我趴在桌上蘸着酒画圈圈,他就在一旁笑,有点宠溺的意味。喝高了以后口无遮拦,见他这幅表情我有点忍不住了,当即抬头说:“李白我喜欢你,你要不要试着跟一个外国人搞搞恋爱。”我知道中国是十分保守的,深憋了一口气作好了他拒绝我的准备。我也知道李白是浪漫主义的,但我没想到他这么浪,竟然同意了。我开心得有点恍惚,站了起来走过去吻他,他没反抗,我在想他今晚是不是喝醉了才任着我胡来。一夜春宵值千金,怕他醒了反悔,我得趁着他喝醉的时候把豆腐吃干净也不枉孤身周游四方。酒气上头,把人往床上一推,本能反应,该干嘛干嘛。




我头一次觉得高领衣服脱起来这么麻烦,于是对他说:“其实军服更适合你,简练潇洒。”他双眼有雾气缭绕,迷迷糊糊地嗯了声,我不知道他到底听进去了没。不过那无关紧要。




第二天我直到中午才醒来,陈年老酒的后劲十足,我晕晕乎乎地爬起来,发现自己什么也没穿,李白也没了人影。我有点怕他是不是接受不了一夜情,对象还是个男的,跑路了。




正想着他就推门进来,发现我什么也没穿,欲言又止,别过头去咳嗽了一声:“你穿好衣服出来,我有东西给你。”我以平生最快的速度起来穿衣,酒精全没,头脑一下子就清醒了。




走出门去,他郑重地递给我一顶帽子,纯牛皮的:“李某觉得挺适合你的……不过你觉得难看也可以扔了,别当着我的面就行。”那顶帽子下一秒就被我扣在了头顶,不大不小,帽檐长但不挡视线,我扑过去抱了他一下:“我也觉得挺合适的,以后每天戴着。”他的脸一下就红了。原来言情小说写的都是真的。我想。




合居的日子里头,我有一天收拾屋子,从他的衣柜里发现了一件不知何时他自己买的墨蓝的军服,没领的那种。




那天风大,我一个人像个傻子一样在街上瞎跑,等我找到他的时候没有被帽子盖住的部分头发被吹的乱七八糟。我随便地用手理了理,在他有些讶异的目光里我问:“Hey!你想去环游世界吗?”我人比较老实,能想到最浪漫的事情就是这个。




他愣了一下,说:“你等等,我回去收拾一下。”我反手握住他的右手,骨节分明,感觉超好:“我把你的衣服还有酒葫芦都打包带上了,还差什么吗?”他抿着嘴,忽然笑了:“包括你自己吗?”我有那么一瞬间被他再一次撩着了,点点头,那天刚好阳光灿烂,空气里都洋溢着酒香。




今年我二十五岁,我的爱人二十七岁。我们现在在英国伦敦,位于一家咖啡店里,我喝着卡布奇诺看着他逗一只棕色短毛猫。




我觉得,墨蓝色的军服意外地适合他。




end.


评论

热度(112)